中新社香港10月30日電 對香港目前正在發生的違法“占領中環”行動,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前系主任鄭赤琰認為,無論是從其目的(挑戰國家主權)、手段(不根據體製做事)還是其最終目標(奪取香港政權)三方面來看,都是一場革命,是經過包裝了的“港獨”。
  對於“占中”的目的,鄭赤琰指出,“占中”反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適用在香港的政治制度,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也說得很清楚——要“抗拒大陸”,明顯是挑戰國家主權,所以“占中”是一場革命。
  據30日出版的香港《文彙報》報道,鄭赤琰表示,根據聯合國標準,國家有4個元素,包括人民、領域、政府及主權,故主權非在民而在國家。主權對內的宣示,是一國的中央政府或聯邦政府所立的法律,無人可以凌駕;對外的宣示則是沒有一個國家的法律可以凌駕其他國家的。
  鄭赤琰說,全國人大是代表中央主權的單位,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常設機構,並有解釋憲法的權力。學聯常委梁麗幗卻指,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基本法釋法是違反國家憲法,無視中央的主權。“占中”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政改決定,意即否定中央對香港定下具憲法效力的決定的凌駕性,另搞一套,是挑戰中央主權,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因此也沒有可能撤回決定。
  對於“占中”的手段,鄭赤琰說,“革命”是不根據體制、法治容許下做事,若以香港情況來說,即反對派不在憲制基礎下,在立法會爭取三分之二票數支持,去推動自己的普選方案,而是反過來搞群眾運動。“占中”者衝擊警方、拒捕,並蔓延至多區,完全不是所謂“公民抗命”。“占中”發起人以“公民抗命”作包裝十分聰明,但終歸只是包裝。
  鄭赤琰說,目前的“占領區”猶如革命基地,早前更以水泥加固障礙物,否定其他市民使用馬路的權利,就連警車、救護車進入特首辦也要檢查,侵害私人權利和社會經濟權利。
  對於“占中”的最終目標,鄭赤琰表示,革命是以奪取政權為最終目標,“占中”也不例外,是經過包裝了的“港獨”。“顏色革命”源於二戰後,美國希望圍堵前蘇聯、中國等共產國家,遂向周邊國家或地區下手。(完)  (原標題:香港學者:違法“占中”是“革命”、“港獨”)
創作者介紹

墨攻

pr56prpw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